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索尼不过是打了个“喷嚏”

2014/7/16 20:52:23      点击:

 索尼这个日本企业的典型代表,如今究竟在发生什么?其实,索尼极强的自我调整能力被人们忽视了。

  曾经辉煌炙手可热的索尼电视、组合音响、半导体、随身听,如今却难觅踪迹。坊间有关“索尼破产”、“日企衰落”的传言不绝于耳,这家曾被乔布斯视为偶像的公司究竟怎么了?日企真的全面衰退了吗?

  日本战败后的1945年,井深大和盛田昭夫联合创办了“东京通信工业公司”(索尼前身)。从创业初期的1950年至1982年,公司“凭借崭新的产品颠覆人们的生活模式”为世界贡献了12项划时代的技术革新。但随着第一代创业者的离去,出井伸之就任索尼总裁,之后公司又移交到了斯金格手中,索尼似乎开始“迷失”,不断进军电影、音乐,甚至涉足银行、保险、金融,集团日益臃肿。

  2006年,索尼公司创业60年,因笔记本电脑锂电池着火事故,全球约960万台笔记本电脑被召回,损失高达510亿日元;次年,其游戏机部门的经营亏损达2000亿日元;2011年更亏损63亿美元。索尼最关键的核心部门(即电视机业务),也从2005年起持续赤字,优秀的技术人员不断流失。

  索尼的两处“感染”

  面对索尼的衰落,业界分析云云,归纳其原因,大致有二:

  一,索尼领导人更替期间的战略迷失,经营方向混乱,技术创新能力丧失。创始人井深大与盛天昭夫,一个技术天才,一个管理天才,他们形成了技术索尼与市场索尼既协调又博弈的两个轮子,推动着索尼经受市场洗礼。

  1979年索尼开发了磁带随身听,一个工程师自作主张起名“Walkman”,其广告一经推出,产品就大获成功。就此,工程师文化在索尼日益盛行。工程师们醉心于有意思的技术开发,以至BETA模式录音机的失败正是这种工程师文化偏执的恶果。随着第一代创业者离开,学艺术出身的大贺雄典和学经济的出井伸之领导着“工程师占大多数的索尼”,两人并没能很好地完成那种坦然经受成功与失败的“绝配搭档”。当1985年“广场协议”后,日本电子企业向高附加值和高精加工转型的阵痛来临,电子行业不景气,索尼又向美国娱乐业投入过多而导致现金大幅下降,公司开始陷入危机。

  二,注重绩效管理造成经营上的短视。大致从1995年开始,索尼公司逐渐实行绩效主义,成立了专门机构,制定了详细的评价标准,以对每个人的评价为标准确定报酬。工程师们的精神领袖井深大的口头禅“工作的报酬是工作”,使许多人为追求工作的乐趣而埋头苦干。可实行绩效主义后,公司已无法产生“激情集团”。为衡量业绩,公司首先必须把各种工作要素量化,为统计业绩,又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,对工作则越来越敷衍了事。几乎所有人都提出了容易实现的低目标,公司内追求眼前利益的风气在蔓延,索尼的核心“挑战精神”渐渐消失。公司不仅对每个人进行考核,还对每个业务部门进行经济考核以决定整个业务部门的报酬。结果业务部门相互拆台,都想方设法从公司的整体利益中为本部门多捞取好处。索尼的管理,已出现了本末倒置的倾向。索尼业绩开始下滑。

  被忽视的“索尼转身”

  那么,索尼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呢?

  2014年2月5日,索尼宣布将个人电脑业务及VAIO品牌一同卖给日本投资基金JIP,索尼将停止规划、设计及开发PC产品。不仅PC,在索尼的重组计划中,还包括将连续亏损近十年的电视机业务也分拆出去,索尼似乎在告别终端市场。

  其实,目前在市场上占巨大份额的苹果和三星,它们所采购的高端摄像头正是索尼的,虽然索尼不再以终端产品的形象出现,但它的传统核心技术在高端影像市场上仍然占有非常重的分量,以高端技术在零配件、原材料与设备领域里把握着制造业上游的绝对优势。看似要追赶上日本的韩国企业,每年都从日本进口70%-80%的芯片设备、50%的显示器设备、30%-40%的显示器零配件材料,我国的这个比例就更高。出井伸之曾在《索尼神话的五次破灭》中说:“索尼总是在每次神话破灭的时候变大变强。”

  2010年4月,索尼提出了一个“狂妄”的计划:到2050年要实现“环境零负荷”。2010年6月底,索尼“高调”公开了橄榄石磷酸铁锂电池的全新储能模块。在当年的绿博会上,索尼展示的是光电转化效率高达9.9%的新型燃料敏化太阳能电池,其主要材料采用了燃料分子而不是硅,通过燃料分子吸收光能转换为电能。

  索尼还开始涉足医疗设备领域,2010年收购了美国伊利诺伊的生命科学公司iCyt Mission Technology,2011年又收购了华盛顿州雷蒙德市的医疗诊断设备公司Micronics。数据表明,全球医疗设备市场的规模预计将在未来5年增长28%,到2016年将达到3486亿美元的规模。

  2012年9月,索尼以500亿日元认购了奥林巴斯增发的3438.79万股普通股,持股比例达11.46%,成为奥林巴斯的最大股东。奥林巴斯却占领了全世界医疗内窥镜70%的市场。双方将合资,研发、生产和销售应用3D、4K技术的医疗内窥镜和整体解决方案。当年即将出任索尼社长的平井一夫在复兴索尼计划中表示,索尼将在医疗设备业务领域利用索尼在传感器、信号处理、光学透镜和显示器等领域持有大量创新技术。通过将这些创新应用于内窥镜、X光诊断设备和超声波设备,开发出创新的产品。索尼的目标是到2020年医疗设备的收入增长至2000亿日元(约26亿美元),“医疗设备总有一天会成为索尼利润的重要支柱”。

  看到这些,我们还会说索尼破产了吗?不,索尼在转身。

  索尼不过是打了个“喷嚏”

  柯达已死,富士胶片却活了下来。但富士是转入了包括化妆品、生命科学等六大产业版块,因其在胶卷开发中的独创技术(胶卷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,防止照片褪色的原因是氧化),胶原蛋白和抗氧化技术都运用到了化妆品开发中。如纳米技术是将成分加工成很小的微粒,让肌肤更容易吸收,这些都是富士胶片的自有技术。

  经济和企业发展有其周期性,日本企业自1970年以来经历了多达五次的经济危机,而在变局中不断强化自己的经营体质,以创新变革来适应从波峰到谷底的改变。当我们的企业在终端产品市场恶性竞争时,日本企业却以终端产品上游的核心技术进行着产业调整和战略布局。日企衰退了吗?索尼不过打了个“喷嚏”,“感冒”了,但它有极强的自我调整能力,索尼还很健康。能够“过冬”的企业,才是真正健康的企业。